SK

久悲不成悲

【龙男x猫男】猫野够了就要回家



这几天龙狍先生非常繁忙。

白猫就闲很多,早早打完了每日之后他就瘫着没事干了。

“咱们是不是没有多少金币了?”白猫看看自己的小钱兜。“不买东西的话够用。”龙狍还是低着头忙事情。“我想把地下室重新装修一下...所以...我打算找个店打工了!”“可以,我不反对。”龙狍朝白猫招招手,示意他来自己这儿,白猫很乖的坐到他怀里安静的给龙狍吸猫。


于是几天之后,白猫就去酒(feng)馆(su)店里打工了。老板是个善待员工非常友好的异色龙男,从不在员工的点名费里进行克扣,他只负责收房费和酒水钱。如果被点名的客人要求做不想做的事情可以拒绝,有人找麻烦的话,店长会直接亲自上阵解决问题。


我只干正经事。

白猫暗暗下了决心。


来的客人也没有提什么过分要求的。

“有话唠一点的店员吗?”

“有没有会讲故事的?”

“店长,一百万包场了。”


于是白猫的第一次工作就是被那个暴发户一样的老板包到了楼上的大包间,与其他六位店员一起...傻坐了四十五分钟。

钱真好挣。店里的人男感叹了一句。


然而 防客防狼没防住同行。

白猫已经有好几个瞬间觉得店里的服务生龙男很帅气了。

也不是自己家龙男不够好,只是白猫暂时无法接受他新烫的粉色长发。


结果白猫连着两天都拉着那个服务生去四处拍照,完全忘记自己是个有龙的主子。“你这样,我真的怕龙狍来打我!”服务生小哥还是很希望自己平平安安的。


龙狍浪了一周的粉发最终还是烫回了金色一号头。


“野猫回家了?”龙狍盯着因为做贼心虚而满脸通红的白猫。“我是..家猫,家猫。”白猫贴着墙壁慢慢移动,想从这屠猫的视线里离开。

“干坏事了没?”“没干!没干!”白猫使劲儿摇头,虽然他只是拍拍照,但是感觉此时的自己已经是个罪人了。

“我现在忙完了,你是不是想三天下不了床?”龙狍一把揪住白猫的后颈肉,虽然没有用力但是这个架势也已经很吓人了。“才...才三天!”白猫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勇气。

“一夜七十次,听说过没?”龙狍冲他笑笑。

“我错了!!!!!”


【龙猫番外篇】我有龙男 你有猫吗



奥尔格莱娅小姐是一位美丽的鸽子小姐。

本来这位可爱动人的龙女小姐是打算从龙狍和白猫之间选一位进行商业婚姻的。

毕竟白色婚礼用陆行鸟真的很酷酷。


然而她却懒得出门,一周都没有和龙狍白猫聚一聚。等她再次离开她的小公寓打开邮箱的时候,龙猫的请帖已经安全送到了。


这门婚事我反对!

在真爱面前鸽子小姐的反对无效。


好不容易等到了婚礼那晚,白猫染了一套无瑕白的婚礼服,而龙狍先生则是烫了头一号黑发。

上一秒还在反对婚事的奥尔格莱娅小姐,此时此刻已经开始疯狂的嚎叫——

“我还没买伴娘服!”

“我是不是该做个头发再来!”

“天哪,礼堂这么好看我要去拍照了!”


单身的鸽子小姐每时每刻都是那么的爱美。


白猫捧着鲜花与高他两个头的龙狍先生缓缓步入礼堂。

刚来到艾欧泽亚的他们依然收到了为数不多的亲友们的祝福。

拍完了来宾合照,奥尔格莱娅小姐才匆匆跑来,“我刚刚在小亭子那边自拍啊!”

白猫考虑了一下,日后会把这位小姐的大头照贴在来宾合照上的。


几日后  白猫把粘好的合照递给奥尔格莱娅。

“嘿鸽子,我都有龙了,你什么时候才能找到你的猫呢。”


【龙男x猫男】生是你的猫,死是你的龙

“你和那只龙男吹了?”
“嗯...”
当白猫以为居无定所的自己终于找到归宿的时候,一个小小的细节让他决定放弃对心上龙的念头。

原先白猫和那位龙男先生打算看完朋友的婚礼就订婚的。
第一次参加别人的婚礼白猫显得有些过度紧张,总觉得自己的衣服不太合适,来往宾客也全是龙男先生的朋友,他望着自己的龙男先生,总希望他可以过来陪着自己一会儿。

然而整个婚礼从开始到结束,龙男先生一直在和亲友们玩闹,一直陪着白猫的是那只叫做龙狍的基佬紫猫。
“婚礼结束了我们打算去他家里嗨一会,你们有空也可以来看看”他的龙男先生这样说。
白猫总觉得这个“你们”让人以为他和龙狍才是一对未婚夫妻。

“我大约和龙男没什么缘分”恢复单身的白猫总算认清了现实。龙狍没说什么,洗洗睡了。

第二天白猫醒来之后打算找龙狍去下本,但是一开始没能联系上他。白猫觉得他可能又在理发,毕竟龙狍自称烫头小狂魔。然后他就收到了龙狍的通讯联系“我现在在利姆萨的以太广场,你要来找我吗?”
白猫溜达了一圈,并没有看见那只基佬紫猫。
“我没看见你!”白猫觉得就算自己是只月猫也不可能在大白天会找不到人。
此时一位高大的龙男走到他面前,两手抱着胳膊低头看着这只矮猫猫。“我在这噢,你这个傻子”
如果是陌生人喊白猫他傻子,他早就一拳捶上去了,可这熟悉的语气分明就是那个烫头小狂魔!

“你,你变龙了?!!”

之后龙狍告诉他,其实之前就有变龙的打算来着,只是一直懒得去喝药去妈水晶那边来个大变活龙。
刚开始的几个小时,白猫还是很矜持的,毕竟龙狍还是他的亲密朋友。然而对白猫来说,身边的这只龙男简直就是行走的“猫薄荷”,于是他干脆把自己的矜持给吃掉了,走到龙狍面前拦住他,非常直接的来了一句“我可以吸你吗?”

大概以后白猫都会把幻想药视为爱情药了。

离安排还有20小时!

想成为诗人的豆芽菜弓箭手

豆芽喵照,刚学会怎么在游戏里拍照x

【百四】你我

谁都不知道从树上落下的花朵是否留恋过衬出它色彩的枝叶。

四月一日微微低着头,目光落在了脚旁的尘土里,与他隔了一个身子的百目鬼 似乎也不愿意打破此时此刻的沉默。
院子里吹来了一小阵风,总算是抚开了四月一日的嘴唇。
“你知道我不想接受的。”他握紧了拳头 膝间平整的和服起了点皱。“你会慢慢学会接受它的。”百目鬼没有望向四月一日  冷冷淡淡的说出了这几个字。

两人之间 放着那封薄薄的请柬。

“我真的必须等着侑子小姐...真的。”四月一日脸上的眼镜微微颤了一下,“我知道,但我所做的决定绝不是小孩子赌气”百目鬼停顿了一下又接着说道“我不能陪你一直等待侑子小姐,你也不能陪我变得头发花白。”
两人没有被未来隔开,却被放在了时间的两端。

四月一日叹了口气“如果那个名字写作四月一日君寻...”他看着那张请柬却再也不想去碰它。百目鬼突然近身上前吻上那张柔软唇瓣。

“好好记住这一刻。”



这篇短打是我对四月一日收到结婚请柬以后的一小段描写(说白了就是拿来练手的x)百目鬼最后的一句话既是对君寻说的也是对自己说的。(因为自己写了个同人结局所以这句话也是百目鬼希望自己在等待回到四月一日身边时不要忘记他们之间的思慕)

【all亮】桃花劫

【诸葛亮·武陵仙君】

花开十里不多,红颜一人正好。

我本是寄宿在桃花树里的一只妖,想要修行成仙,早日修得正果。百年来我从未做过什么违背常理的恶事,我只知道我若要成仙,必须得经历一场桃花劫。知晓我存在的人们称我为武陵仙君,大概是因为我总会为出嫁女子吟唱《桃夭》,又被人窥见了人形,久而久之,我一小小的桃花妖就被武陵城的人们所知道了。

情似初春时节的桃树,花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开了,这劫,也不知何时就来了。

我初识他时,他还是个稚嫩孩童,折我的开了花的枝子下来随意把玩。一次,我想吓他一下,故意显出人形从树枝上方探出头来。他仿佛是听到头上有动静,抬头见我便大叫一声“啊!什么人!”“你天天在这折我的枝子玩,还问我是什么人?”  他愣了一会好像是明白了什么“你就是武陵仙君么!原来确有你这人!”我冲他笑笑“原来连你也知道我” “大人们都说这桃花源里住着仙人,风华绝代,疑似天人。”“天人也只是个想成仙的桃花妖罢了。”
就这样,他自次以后常来我这玩耍,与我作伴,花开与不开,他都会来陪我。
“你什么时候可以成仙呀,这样你就是真仙君了。”这句话他小时候时常问我,眼里满是激动与期待,可随着他年龄渐长,他便从少问到不问了。
我若成仙,将于他天人两隔。

他成人之日,又跑来找我。“仙君,我今日已经是成年...有一心事埋在心里许久,总觉得现在一定要说给你听。”他已经高过我的人形,他侧过去,不愿直视我。“你说给我听就是,我又不会吃了你。”我笑了笑“我说给仙君听,仙君可否不笑不怒不怨?”我很好奇成年的他到底有什么心事使他如此不安,就点头表示答应他的要求。

“我,爱慕仙君很久了。”他紧张的看着我,认真道出他的心意。

爱慕。我从前只知道仰慕与羡慕,可“爱慕”之情我实在不知,我就这样在原地愣神了,而他却着急的接着说“我说的爱慕,是男子对女子的爱慕,虽然仙君人形是位男人,可我依然爱着这样的仙君,我想与仙君结尾连理...”

一样我不曾想过的东西突然从我脑中闪过。
情劫。

人与妖的恋情,本就是不该,何况我常年是男人之形,已经无法化为女妖了。男男之情,更为不该,若我回应他,是要遭天谴的。

“你应该知道,你我是不能...在一起的。”我怕让他失望,从此失去这样的陪伴,可我更不希望他应我而受到伤害。“我不在乎其他人对我们的看法,我只要仙君你一人便好。”

当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已知大事不好,我这里的桃花源,要遭天谴了。凡是被天雷劈中的,全部修为化为乌有,只得变成凡人,堕入轮回。我怕了。
我虽然怕了,可我却骗不了自己。
我也,一直喜欢着眼前的他。我活了这么久,从未有人愿意陪我这么久,说这么多的话。我被他拥入怀抱,翻云覆雨。

大不了与他同入轮回,不做神仙了。

那日我正倚在他怀里,忽然间晴空霹雳,一道雷光瞬间打了下来,我还未来得及做反应,他却只身拦到我面前,替我接下这一天谴。
可能终究因为是凡人,天雷过后,他肉身尚在,只是睁眼看我时,眼中满是陌生。

“你是谁?”

我没有回答他。我知道,这天谴过后,意味着我俩的缘分是被劈断了。
他离开这里之后,此间突然烧起大火,七天七夜,我就像被困在牢笼中,不得出逃只得反省。后来大火灭了,我与桃树相安无事,只是此处再也没有他的身影了。

花开有时,重逢无期。
他再也没来找过我。

天谴我渡了,而情劫我是再也走不出了,回想从前,什么都不知道的时候,我曾拥有全部。
虽然他不久之后也会堕入轮回,但是他在我心里种下了一颗桃树,永生不萎,心中有他,我也无欲成仙。

愿你这一世,下一世,都不要再记起我。

V家AR cos正片

大哥:SK(原po)
茄子:阿辰
摄影:阿哉
后期:自理
妆娘:猫er

这套是去年十月份拍的,当时雨天所以整体画风比较性冷淡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