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

久悲不成悲

【邦良】日常向 (峡谷背景)

[一]
“主公...子房先去洗漱了”
抬头一看这个主公就倚在门口不走了
“主公...你想做什么?”
“你说的不让偷看,朕就只能正大光明看了。”

[二]
“主公为何不与子房一同洗澡呢?”
“朕洗过了”
“朕身上尽是当年战乱时留的伤疤,没什么可看的。倒是子房的身段让人百看不厌”
“主公的身体也十分有男子美”
”你为朕宽衣的时候偷看的还少吗?”这个主公挑眉不以为然地看了看低着头的张良
“子房没有偷看!”
“口说无凭,何以为证?”

“子房摘了眼镜!”
“太医说你戴的是平光镜”
“子房闭着眼呢!”
“啊,朕就说你手怎么不老实,原来是看不见?”话音刚落刘邦的手就开始对张良不自觉起来。
“平日都是你乱摸,今日 也该轮到朕了”

[三]
张良正在屋里安静的看书,那刘邦门都不敲便走了进来。
“子房?”
张良闻声抬头“怎么了主公?”
“我那日放你这儿的春宫图哪去了?”
张良脸红着低下头去“被...韩将军拿走了”
“这个韩信...”刘邦皱了皱眉头“明日朕给你运一车不重样的”
张良点点头,随后立即起身,声音比平时大了好几倍 “子房没说要那个东西!”

[四]
每次刘邦参战的时候
刘邦7/2/5
张良2/3/10
每次刘邦不在的时候
张良12/2/3
“军师,你这是...怎么了”韩信握紧手中长枪问了问低头看书的张良
“子房只是为了保护自己的腰”

[五]
午后,张良与那白龙韩信坐在树下休息。
“韩将军,几日前你是否从子房这里借走几本书?”张良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
“嗯...果然什么都瞒不过军师”白龙信不好意思的挠挠后脑勺
“是拿去给了那只千年白狐?”张良抬头看了他一眼
“确...确实,军师能看透人心里想的东西?”
“并不是所有人”
“比如说...?”
“女孩子....和  主公。”

评论(2)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