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

久悲不成悲

【all亮】桃花劫

【诸葛亮·武陵仙君】

花开十里不多,红颜一人正好。

我本是寄宿在桃花树里的一只妖,想要修行成仙,早日修得正果。百年来我从未做过什么违背常理的恶事,我只知道我若要成仙,必须得经历一场桃花劫。知晓我存在的人们称我为武陵仙君,大概是因为我总会为出嫁女子吟唱《桃夭》,又被人窥见了人形,久而久之,我一小小的桃花妖就被武陵城的人们所知道了。

情似初春时节的桃树,花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开了,这劫,也不知何时就来了。

我初识他时,他还是个稚嫩孩童,折我的开了花的枝子下来随意把玩。一次,我想吓他一下,故意显出人形从树枝上方探出头来。他仿佛是听到头上有动静,抬头见我便大叫一声“啊!什么人!”“你天天在这折我的枝子玩,还问我是什么人?”  他愣了一会好像是明白了什么“你就是武陵仙君么!原来确有你这人!”我冲他笑笑“原来连你也知道我” “大人们都说这桃花源里住着仙人,风华绝代,疑似天人。”“天人也只是个想成仙的桃花妖罢了。”
就这样,他自次以后常来我这玩耍,与我作伴,花开与不开,他都会来陪我。
“你什么时候可以成仙呀,这样你就是真仙君了。”这句话他小时候时常问我,眼里满是激动与期待,可随着他年龄渐长,他便从少问到不问了。
我若成仙,将于他天人两隔。

他成人之日,又跑来找我。“仙君,我今日已经是成年...有一心事埋在心里许久,总觉得现在一定要说给你听。”他已经高过我的人形,他侧过去,不愿直视我。“你说给我听就是,我又不会吃了你。”我笑了笑“我说给仙君听,仙君可否不笑不怒不怨?”我很好奇成年的他到底有什么心事使他如此不安,就点头表示答应他的要求。

“我,爱慕仙君很久了。”他紧张的看着我,认真道出他的心意。

爱慕。我从前只知道仰慕与羡慕,可“爱慕”之情我实在不知,我就这样在原地愣神了,而他却着急的接着说“我说的爱慕,是男子对女子的爱慕,虽然仙君人形是位男人,可我依然爱着这样的仙君,我想与仙君结尾连理...”

一样我不曾想过的东西突然从我脑中闪过。
情劫。

人与妖的恋情,本就是不该,何况我常年是男人之形,已经无法化为女妖了。男男之情,更为不该,若我回应他,是要遭天谴的。

“你应该知道,你我是不能...在一起的。”我怕让他失望,从此失去这样的陪伴,可我更不希望他应我而受到伤害。“我不在乎其他人对我们的看法,我只要仙君你一人便好。”

当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已知大事不好,我这里的桃花源,要遭天谴了。凡是被天雷劈中的,全部修为化为乌有,只得变成凡人,堕入轮回。我怕了。
我虽然怕了,可我却骗不了自己。
我也,一直喜欢着眼前的他。我活了这么久,从未有人愿意陪我这么久,说这么多的话。我被他拥入怀抱,翻云覆雨。

大不了与他同入轮回,不做神仙了。

那日我正倚在他怀里,忽然间晴空霹雳,一道雷光瞬间打了下来,我还未来得及做反应,他却只身拦到我面前,替我接下这一天谴。
可能终究因为是凡人,天雷过后,他肉身尚在,只是睁眼看我时,眼中满是陌生。

“你是谁?”

我没有回答他。我知道,这天谴过后,意味着我俩的缘分是被劈断了。
他离开这里之后,此间突然烧起大火,七天七夜,我就像被困在牢笼中,不得出逃只得反省。后来大火灭了,我与桃树相安无事,只是此处再也没有他的身影了。

花开有时,重逢无期。
他再也没来找过我。

天谴我渡了,而情劫我是再也走不出了,回想从前,什么都不知道的时候,我曾拥有全部。
虽然他不久之后也会堕入轮回,但是他在我心里种下了一颗桃树,永生不萎,心中有他,我也无欲成仙。

愿你这一世,下一世,都不要再记起我。

评论(6)

热度(42)